歡迎書友訪問創客小說網

創客小說網

560最后的決定(一更)

作品:大齡剩女之顧氏長媳  |  分類:都市言情  |  作者:鸚鵡曬月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創客小說網  www.chem-ju-nju-edu.com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“是,我們君之無辜,不是我們君之的錯。”郁初北看著他,眉眼間因為剛才的小插曲引起的不快,也柔和下來。

    不會說話的人,讓她們學會說話就行,怎么能影響了君之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顧君之靜靜地一笑,又重新趴回桌子上,看著她。目光中盈著一層淺淺的水光色,無比信任又無比安心,仿佛他的世界里。永遠只有那一抹光。

    郁初北看著五十人間煙火的她,這一刻,覺得有他的相信就夠了,那個女人沒有嚇到他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兩個孩子已經是意外驚喜,也是他的讓步。她怎么好意思讓他重新經歷一遍當時的愁苦和掙扎,明明這樣心軟的人,郁初北忍不住彈彈他的小卷毛。

    顧君之被彈得更加安逸,枕在胳膊上的臉頰,帶了一絲絲醉人的紅,自我暈染自我陶醉。

    艷麗的已讓人更加移不開眼。

    郁初北不禁失神,被他矜持、慵懶的樣子吸引,夢幻的仿佛她根本抓不住,她不喜歡這樣的感覺,不禁調侃地看著他:“如果我不出現,也不是我……就是說……你覺得剛才的女孩子優秀嗎?”

    “剛才的什么?”顧君之掀起眼瞼,一雙足以裝下星辰大海的包容目光看向她,滿臉真誠的無辜:“誰?”

    郁初北笑笑,扯他的臉頰,就像個不成熟已能輕易虜獲人心的妖精。

    算他會賣萌,郁初北揭過樓下的事,想起現在的當務之急,不禁看一眼他抱在手里的木頭,突然引導性的開口。。:“你手里的木頭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顧君之還沒想好呀,這事她剛剛送給他的,要慢慢想:“……”

    郁初北把東西拿過來,打量了一下木材的寬高,這塊木頭真的不大:“做什么好像都不合適的樣子……”厚度不夠,還不如她手腕上的鐲子原料具有價值:“做個擺件兒怎么樣?在上面畫一幅圖,刻一組桌擺,或者做些小玩意兒?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顧君之重新把東西抱過來,沒主見,一貫的聽話乖巧,隨便人捏揉磋扁的好脾氣:“你說好就好。”

    郁初北哭笑不得,行,都聽她的。

    所以現狀就已經很滿足了,不必再追求更多。

    郁初北也不是完全沒有一點遺憾,但與現在相比,存在感太低,何況這樣的遺憾必須遠離顧君之的時候,她才允許它冒初本能的一點,畢竟這對她來說,肚子里是真切被她擁抱的生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曉順帶著還沒有消氣的私人情感,處理這些事情心狠手辣,不管別人將來前途如何!都要為此付出代價,要寫進她的簡歷里,造成既定的結果,發布業內公告,全行業皆知!

    有能耐狗急跳墻啊!

    姜曉順看也不看在人事部差點再次與她打起來的席玉欣!她怕她才怪!自己抱了什么見不得人的心思不知道嗎!現在哭什么無辜!

    她耳朵聾!聽不見!姜曉順轉身就走,背后從哭求,變成了刺耳的罵聲!

    席玉欣怎么能不害怕,她以后怎么出去找工作!“姜曉順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笑話!你一個心思不正的人!你都想壽終正寢的話!我為什么不能長命百歲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曉順中午的時候見郁總下來,立即欣喜的起身,她想起一件事:“郁總,郁總……”神神秘秘:“有了沒有?驚不驚喜。”

    郁初北神色如常:“想什么呢?沒有。”

    姜曉順有些小失望,不過沒有就沒有,郁總已經有兩個孩子了,也不能強求。

    姜曉順無精打采的向她匯報上午的結果:“那個人已經處理好了,保證讓她翻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郁初北點點頭,神色并不在這件事上,也不在乎姜曉順話里透露初的很不好的結果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姜曉順天天這么辛苦啊,無所謂,但見她精神不太好,還向茶水間走去,有些詫異。“郁總……”上面的茶水間不是更寬敞,東西儲備更齊全,怎么下來?“你是不是走錯地方了?”

    郁初北笑笑:“沒事,下來感受一下氣氛。”

    說著,郁初北接了一杯咖啡,無所謂的轉身,示意她真的只是下來看看,向39層走去。

    樓梯間內,一個人的空間里,她才會肆無忌憚的想它。

    其實她這是徒勞無功的,而且還平添煩惱。都是決定好的事情,每一次感受只會讓感情真切體會它的無辜,它存在的痕跡。

    但這根本不是她能控制的,想到她明明有經濟實力,他迫切地急于出現,甚至可能躲避了種種危險、規避了種種不可能,結果落在她手里就是這個結果,讓孩子所有的辛苦化成泡影!

    郁初北不是沒有感觸,尤其孩子從一出現就扎根在她身邊,不是任何人一句話,無關痛癢的一具安慰能解決的,可這一切偏偏是自己極力促成的結果。

    這樣的無奈,在某一個瞬間,或者在每一個思想空閑下來的時候,都帶給她不能壓制的痛苦。

    郁初北突然想抽根煙,在只有自己的樓梯間漫無目的、任性地想一想,這個孩子如果她堅持一下……又是怎樣的結果?

    也許顧君之雖然會有情緒波動、會不聽話。但如果自己堅持,如果她只有這一刻不顧他的感受……以后自己更多更多的彌補……

    會是另一種結果吧……

    但這種自私的想法,一瞬間就被她從腦海里摒除。

    顧君之的感受置于何地!他的痛苦或許不必她的堅持更少比。

    何況她答應過他的,那是最后一次。她現在如果堅持,顧君之即便答應了她,是不是以后,就讓他一次又一次的妥協。

    顧君之已經夠小心翼翼,郁初北并不想這件事上再讓他退了。更不能把顧君之的退讓,看做習慣。

    郁初北上樓,腳步重新堅定,一次又一次,這些天每一個再見到他的瞬間摒除腦海中,過于瘋狂的想法和不切實際的期待。

    郁初北上樓,手搭在腹部:“要怪就怪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郁初北不會把希望全寄托在夏侯執意身上。

    她要盡快想辦法,拖一天,與她緊密相連的感覺就多一天。

    她會忍不住想,他是什么樣子?他想不想看這個世界?他是不是迫切的想認識外面的所在,他有沒有一次又一次的哀求她,那天夢到的場景,是不是他最后的掙扎。

    所以,必須要快!

    這一天,郁初北像往常任何一天一樣,帶著他去上班。

    “郁總早。”

    “顧董早。”

    然后有條不紊的處理工作,,桌子上是攤開的各種稿紙、文件,旁邊是他在一心一意的擺弄自己的玩具。一切如舊。

    十點半的時候,郁初北接到了讓孟總打來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郁初北掛了電話,笑著看向顧君之。

    他正在畫畫,在新得到的木頭上用黑色的鉛筆畫最初的稿圖,兩個極其接近的顏色,讓痕跡變的淡而又淡。

    郁初北這個角度,更是什么都看不見,但見他畫的認真,郁初北覺得出來后的成果也一定非常漂亮:“君之我有事出去一下,下午就回來了,中午自己吃飯好不好?”

    顧君之抬著頭看著她,懵懂的目光還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,沒有理解她話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郁初北耐心的開口:“我和孟總約好了吃飯,你知道孟總的,我們兩個女人,總不能還帶著你吧,好好畫,我回來檢查。”

    顧君之聽到初北說畫,好像才回過神來,無聲的點點頭。

    郁初北伸出手,拍拍他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顧君之看著她的背影,看著她從辦公室走出去,走過長長的玻璃墻,走到他看不見的地方。然后他收回目光,重新看向手里的木板,拿起筆,刻下下一筆痕跡。

    那本來就是一個錯誤……已經有兩個東西無時無刻不在分散她的注意力!就算她在自己身邊她也會想著他們!這種東西還是無法從她的記憶中抹除的!甚至!如果他碰一下!都有可能讓自己關系萬劫不復!

    所以!這樣的人為什么要多一個!

    就該死都該去死!那些人是不該存在的!不應該!

    顧君之目光陰狠!郁初北說過只要有自己就可以!他也可以只有她!刻在木板上的痕跡重重一壓!鉛筆折斷,鉛從木板中蹦出來!留下一個深深的凹痕!

    顧君之眼中的陰沉深了一層!

    他等著她選的結果,一切都要合自己的心意!都要讓他稱心如意!就該是他該得到的如愿!

    ……手機用戶請瀏覽{ http://m.ckxsw.com}  閱讀 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

ag亚游集团有限公司 - ag8.com亚游